來自香港的孩纸
不太懂用這lofter

勉強不如放下(上)

大薛
新手 小學生文筆
薛的个一人視角
伪.现實向 虐

話說我們在一起多久了?
我最近的記憶越來越不好,我不記得了,
但我們在一起的時間也不短吧……至少我記得我們在一起的時候很開心……雖然我們沒有經常联系,但我知道我們心裡也有对方……

你可知道當我用小号擦微博的時候看到…你和你經紀人兩年前秘密領証的消息,我多希望這件事是不是真的,但現實真让人绝望。 雖然我以前都察覺了些……我想裝作不知道繼續和你在一起,但是現在彻底不行了, 我騙不了自己 ,对不起……

其實我也想過要不就干脆做个最实际的人,在夜晚拥抱接吻,天亮就成陌路。

我也許可以…只要对象是你…我不要緊,但我害怕,醒来后只剩下加倍的空虚寂寞…而且這種行為不太像我自己會做的……

其實很多时候,不是愿意等下去,而是不得不等下去…我知道…能让自己这样喜欢着的人…这辈子都不会再遇到第二个了…

後來我寄情於工作,不斷錄節目拼了命般的表現, 打理一下我的生意,不斷寫詞又不斷接廣告寫段子, 每天都在寫,每天都在寫,寫到後面我覺得自己頭好痛, 都生病了,但我總得要找些事来做。

爱着一个人,像已经变成了自己身体的一部分,理所当然的存在着,有时候甚至感觉不到,可要是真的到了割掉的时候,会舍不得,疼,想哭,但哭不出來。

我的神經衰弱…好像又嚴重了…
我的睡眠状况差到了极点。
明明很累,躺在床上会陷入半睡半醒,昏昏沉沉的。
偶尔突然想起他,想起以前,整个人马上警醒过来,
不可自抑地想东想西,再也睡不着,一直睁眼到天亮。
试过几次在半夜起来寫詞或者寫段子,不到半个小时又会觉得頭痛,吃了藥,躺回到床上,却还是没法入睡。

在那么多兄弟当中,大哥他是唯一一个知道内情的人, 他推了幾個工作深夜趕來找我,陪我去賣醉…撐扶我回家, 他把我扶到沙發上,我坐下後,他问我现在感觉怎么样?

这还是我们第一次正面說这件事,以前他虽然知情,但是不会问我们相处的细节,我也不会和他讲。他是异性恋,对这我会觉得别扭,可是除了他,我再没有第二个人可以讲,听到他可怜我的语气,突然间就哭了出来。一直的压抑忍耐,努力的装作若无其事,成了习惯,已经没办法痛痛快快大声哭出来,只是眼泪不停的向外涌, 哽住了喘不过气,对他说:“我好难受。”

或許這問題在我清醒的時候問…我的回應…不會是這麼狼狽……

其實忙點挺好的......

可以換點酒錢......

沒機會愛上你也挺好的......

能換幾首傷心的情歌......

求撿 腦洞
我作不了, 但想看

腦洞ABO(求撿

在没有發生赤焰案之前林殊是a,在梅林一戰后他中了火寒毒、火是陽、寒是陰、又稱为ao毒、由a變o的毒,中毒後除了由a變o之外也會容颜大改,從a的外貌變得更像o....林殊改名为梅長蘇,武功还在,因为有飛流在,非到必要時他不會動武,因为動用內力會把發情期 提前和言長

腦洞(求撿

當年梅长苏去金灵帮助靖王當王帝和反案的时候他身边有一个手环。这是他当年的那个赤艷手环,梅長苏一直把他帶在身邊, 用了些特殊的物料把那个手环的真容给盖起来。 一直带在身边。

后掉馬

景琰問...

如果...從小慢慢的吃小殊豆腐的話,長大以后是不是就可以把小殊整個吃干抹净了?

腦洞

在赤焰案后林殊没有中火寒毒,只是受了重傷被琅琊閣的閣主(林殊爸爸的朋友)给救回來了,林殊身體没有大外,但别忘了林少帥只是一個17歲的孩子,一夜之間擁有的全失去的感觉,所以有了个精神分烈(多重人格)的病,林殊分烈出梅長蘇人格,把記憶全给了梅長蘇,林殊就没有記憶了,就不會留戀和景琰一起的時光和赤焰案的卑痛(林殊最忘不了景琰和赤焰案了,他相信把記憶交给梅長蘇他會幫他的他最放心了)林殊没有把武功給梅長蘇,因为蘇有飛流保護,如果飛流救不了,殊會出現就是了,蘇易容了努力了十幾年成了琅琊公子榜榜首,人稱麒麟才子、江左梅郎,手執天下第一大幫「江左盟」后去金灵輔佐靖王。
在無人時殊會出来練劍,賞花,品茶啥的...
被無意的靖王看到他舞劍的劍法是赤焰的,偷偷去靖王府賞梅,喝武夷茶,性格像小殊...
在蘇情绪激动時,在懸鏡司受苦時殊也會出現...后来也掉馬甲了...

【伪装者】惹不起的一家人 UP主: 隔壁宁公子 http://www.bilibili.com/video/av4750411